一并还给好心人们

  在《汪曾祺别集》第13卷《逝水集》的自序“我的世界”中,汪曾祺回顾了自己的一生:“我在这个世界走来走去,已经走了七十三年。我还能走得多远,多久?”

  朱棣云说,她这么做,就是培养孩子的自豪感,要他明白,即便爸爸妈妈照顾他的时间会少了,但他在精神上,得到了相应的认可。

  “每一个普通人,他在自己普通的岗位上,做一个好人是有非常非常严重的意义的。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生下来都会注定改变世界。”

  “没有眼睛,不能继续做模特走T台,但是能找到自己的精彩。”王蕾蕾说,是演讲打开了她的另一扇窗户,“当我可以开口说话的时候,就觉得光明的门慢慢打开了,台下的掌声欢呼声和鼓励,是无穷的力量。每次听到掌声,身上的力量就会大一圈,他们激励我继续攀爬高峰。”其实无论是《心在,舞台就在》这篇文章,还是王蕾蕾的话语,都堪称“励志金句”,带给观众感动的同时,也注入了激励人心的力量。

  感受到这份责任的,还有很多人。他们的职业也许不一定和风雪有着直接的联系,可他们依然牵挂着那些在路上的人们,总想为他们做点什么。王丽萍就是其中一个。让我们看看,这位女作家亲身体验春运后写来的文字。与记者的报道相比,别有一番味道。

  何为新人?在我认为,无论你是多少级别的ID,没去过某个版面,是第一次露面的就可以叫新人,或是经常出没在老版面,但从未发过报到贴的,也可以谓之新人。当初办这个活动时,主办人有没有想到过是否还有什么附加要求,与社区的相关法规冲突不冲突?若有,都应该一并记载在活动说明上。

  2013年吕江大学毕业,在北京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,月收入5000多元。到现在吕江已经工作一年多,他表示,自己现在有一些收入,条件好了一些,可以开始还钱了,并开始联系当年捐款的几位好心人,连带自己当年承诺的5%的利息,一并还给好心人们。

标签: 散文随笔文章

相关文章